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苏轼 柳永 李清照 王安石 欧阳修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钱谦益 纳兰性德 王国维

残杏枝头花几许。啼红正恨清明雨。

朝代:宋代 作者:赵令畤

出自宋代赵令畤的《蝶恋花·欲减罗衣寒未去》


欲减罗衣寒未去,不卷珠帘,人在深深处。残杏枝头花几许。啼红正恨清明雨。
尽日沈香烟一缕。宿酒醒迟,恼破春情绪。远信还因归燕误。小屏风上西江路。
参考翻译

《蝶恋花·欲减罗衣寒未去》译文及注释

译文想要减掉罗衣,可是寒气还没有退去。珠帘也无心卷起,一个人在深闺中闲居。红杏枝头的花不知还剩几许,美丽的面庞尚有啼痕,只恨这清明时的细雨。终日无聊闷坐,看着沉香的轻烟一缕。昨夜喝闷酒而大醉,今早醒来得太迟。被惜春的情怀所困,心中充满了愁绪,飞回的燕子又耽误了带来回信,我泪眼凄迷,呆呆地望着小巧的屏风,那上面画的是遥远的西江的水路。注释① 止:犹“只”。② 沉烟:点燃的沉香。③ 恼:撩惹。④ 西江:古诗词中常泛称江河为西江。

参考赏析

《蝶恋花·欲减罗衣寒未去》赏析

这首抒写闺中怀人之情的词,语不多,情无限,写得清超绝俗,澹雅疏秀,别具一格。 上片首句写冬春之交闺客佳人“欲减罗衣”,却又踌躇起来,因为她感到此时寒意犹未消去,暗示了女主人公因气候变化无常而最难将息的心情。“不卷珠帘,人深深处。”虽未直接说出闺中人的心绪,却画出一位佳人惆怅自怜之态,使人隐隐感受到她心中的愁闷。 以下两句点明女主人公愁闷的表层原因——清明时节的连绵春雨。这场雨,不仅使气候“寒未去”,“欲减罗衣”不能,更重要的,它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雨打花枝,落红无数!所以,帘虽未卷,而女主人公十分关切庭院中的花儿,迫不及待地问询:“红杏枝头花几许?”当然,不消问,她也料到娇艳的杏花定然会遭到的命运了。

《蝶恋花·欲减罗衣寒未去》简析

此词亦写闺中思妇惜春怀人、愁情难遣孤独寂寞难碉黄错晚暮的心情,意味沁人心脾。这首词为伤怀人之作,最主要特点是写景抒情结合,景中含情。卷絮、坠粉、蝶去、莺飞、斜阳、黄昏,几乎所有的景语都染上了思妇的幽恨之情。斜阳只与黄昏近。这句通过“斜阳、”“黄昏”之景,传达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悲喜无奈,希望与幻来相交织的伤感春光消逝的悲苦、恼恨的心态。赵令畤的词以清丽婉转见长,这首词题材虽常见,却依然写得清新别致,饶有韵味。词的上片重在伤口春。起以风劲、絮卷、香飘、花落,点染晚春景象,触发伤春情怀,“新酒”、“今春”二句,见病酒春恨刻刻不已,年年有加。词的下片重在怀人。“蝶去莺飞”象征所思分袂,“望断”点出怀人,“恼乱横波”可知愁情满目,日暮愈深。

作者介绍

赵令畤

赵令畤赵令畤(1061~1134)初字景贶,苏轼为之改字德麟,自号聊复翁。太祖次子燕王德昭﹝赵德昭﹞玄孙。元祐中签书颍州公事,时苏轼为知州,荐其才于朝。后坐元祐党籍,被废十年。绍兴初,袭封安定郡王,迁宁远军承宣使。四年卒,赠开府仪同三司。著有《侯鲭录》八卷,赵万里为辑《聊复集》词一卷。

© 2013-2022 古诗集 | 古诗词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京ICP备17021276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