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苏轼 柳永 李清照 王安石 欧阳修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钱谦益 纳兰性德 王国维

记一座梦里的山,及山中幻境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2-09-14 17:19 阅读(0)

记一座梦里的山,及山中幻境

 

 
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
 
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到山后面,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回望之下,又会觉得这一边更好。——《东邪西毒》
 
【正文】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在梦里经常会梦到自己会飞,在空中就像是游泳一样挥舞双臂就能轻易飞起来。分析原因可能是年轻人,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憧憬,以及对自由的向往,这些情绪和潜意识的活动,投射到梦里,就使我变成了鸟儿,自由飞翔在理想的天空中。
 
最近,可能是感受到了生活的种种压力,我开始在梦里梦到一座山:壁立千仞,斧劈刀削般,宽阔而高大,直入云霄。山在正对向我的这一面几乎是一整块岩壁,目测有数千米高,数千米宽,岩壁上零星点缀着几棵古松或是岩柏,山顶上好像是一条由松柏拱卫的长长走廊,在云雾里朦胧而神秘,恍惚间像是有神仙坐在树下对弈,阳光从树梢洒下来,给树林染上了一层透亮的金色,当云雾飘过,又会如水中倒影般泛起七彩的涟漪。
 
因为我的老家在秦岭山区,山曾经是我生活里避不开的话题,大概和愚公门前的王屋与太行仿佛,甚至我觉得愚公还是太矫情了,他大概没见过什么叫秦岭的山,因为我们那里不仅门前有山,屋后也是山,翻过山还是山,正所谓“一山未了一山迎,百里都无半里平”。移开王屋与太行愚公还有神助,而要移开我们这里的山,我估计神也是要绝望的。
 
小时候我也问过同样的问题:山的那边是什么?倘若没有真的走出去过,大概会回答:还是山。
 
梦里的这座山显然也不是孤立的一座,周围还有别的山,可谓群山环抱,局面和我的家乡类同。山路夹在群山之间,在这座独特的高山前分成了三路,三条路呈人字形各自延伸向远方。
 
山右一条路通往一座好像是大学,又像是图书馆,或者又有几分古色古香类似于武侠故事里藏经阁一样的地方,这里人来人往,有僧侣,有游客,甚至还有外国人,走过一段竹枝掩映的小路,眼前看到一段长石铺就的九百九十九级台阶,每走上一百一十一级台阶就有一个方形平台,平台上有两棵古柏,状若游龙,树枝在头顶上相互攀附,如同伞盖一般遮住了天空,树下平台正中是一口由怪兽驮负的香炉,烟雾缭绕,香火鼎盛。
 
登上最后一级台阶,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大殿,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了拉斐尔的画作《雅典学院》里描绘的场景,只见殿中或坐或卧,或行走攀谈,或三五成群,或独自思考的人们,分明都是熟悉的面孔,因为他们的画像及格言都曾郑重悬挂在我的小学中学和大学校园里最醒目的地方,他们是各个领域的泰斗,而此刻他们都活灵活现的来到了这里。梦中我并不觉得惊讶,反倒极其庆幸,像是得到了举世瞩目的宝藏,心中暗想:以后一定要多来这里,听听他们都在讨论什么宇宙至理,或是向他们请教诸多悬而未决的难题。
 
山左一条路通向一面无边无际的平湖,湖面如镜,不起半点波纹,奇怪的是湖中并没有山的倒影,湖面之下是各色游鱼,有大有小,形态各异,其中还有蛟龙飞舞,但他们的活动似乎并没有打破湖面的平静,衬托在蓝天白云的倒影中,犹如翱翔在空中。突然间,群鱼四散,蛟龙逃窜,天地变色,一条大鱼游了过来,遮天蔽日,占据了我的所有视野,我知道它就是“北冥有鱼,其名为鲲”的鲲。等大鱼远去,我举目看向远方,湖中央飘着一座九层白塔,塔身散发着圣洁的白光,不由令人神往。
 
正苦于没有渡船可乘,一只大乌龟游到了湖边,露出它裂纹纵横的阔背,还晃了晃脑袋示意我上去,乘着独特的渡船向着白塔行去,不时便来到了白塔前,近看才知道它是如此的高大,绝对不输于圣经里的巴别塔,绕着塔身转了一圈,却不得其门而入,透过窗户向里望去,大厅正中坐着一个高大身影,他有着白色的眉毛,白色的胡须,以及满头白发,再罩一身白袍,仙风道骨,慈眉善目,给人一种和蔼可亲又不怒自威的感觉,他正挥舞着如椽大笔,在面前的白纸上写书法,只见字体似篆似隶,古拙玄奥,实非我等凡人可以辨认。大概是不愿叨扰高人,我又乘着我的乖乖渡船回到了岸边。
© 2013-2022 古诗集 | 古诗词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联系我们